美高梅mgm7991官网 > 医学典籍 > id="hi-124860">论并治法四十五

id="hi-124860">论并治法四十五

2020/03/23 08:38

论筋病 论脉病

眼是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,它与脏腑经络有着密切的关系。不论外感或内伤眼病,皆可根据眼部表现,结合全身情况进行辨证,审因论治,用内治法来调整脏腑功能或祛除病邪。

诸疮患久成 。常有脓水不绝。其脓不臭。内无歹肉。须先服参 归术芎大剂。托里为或服以丸。尤宜用附子浸透。切作片。浓二三分。于疮上着艾灸之。仍服前托里之药。隔三日再灸。不五七次。肌肉自长满矣。至有脓水恶物。渐溃根深者。用面、硫黄、大蒜三物一处捣烂。看疮大小。捻作饼子。分。安疮上。用艾炷灸二十一壮。一壮一易。后隔四五日。方用翠霞锭子。并信效锭子互用。入疮内。歹肉尽去。好长肉平。然贴收敛之药。内服应病之剂。调理则瘥矣。

识经络之通塞,辨形势[1]之进退。当补当泻,或止或行。内王外霸[2],既了然于胸中。攻守常[3][4],其无误于指下。知病症之虚实阴阳,熟药性之温凉寒热,症的治当[5],百发百中。吾辈能以药代刀针,则技之精妙,更入乎神。

天师曰∶筋脉者,一身之筋,通体之脉,不可有病。病则筋缩而身痛,脉涩而体重矣。然筋之舒,在于血和,而脉之平,在于气足。故治筋必须治血。而治脉必须补气,人若筋急蜷缩,伛偻而不能立,俯仰而不能直者;皆筋病也。方用当归一两,白芍五钱,薏仁五钱,生地五钱,元参五钱,柴胡一钱,水煎服。此方之奇,在用柴胡一味入于补血药之中。盖血亏则筋病,用补血药以治筋,宜矣。何以又用柴胡以舒散之?不知筋乃肝之余,肝气不顺,筋乃缩急,甚而伛偻。今用柴胡舒其肝脉之郁。郁气既除,而又济之以大剂补血之品,则筋得其养而宽,筋宽则诸症悉愈矣。

即使某些外伤眼病,内治法同样具有重要的治疗意义。眼科的内治法基本原则类似内科,但也有它某些特殊的内容。现将常用的内治法介绍如下。

按:施治的前提是正确的辨证,施治的原则是以药的温凉寒热调整机体的虚实阴阳,即所谓“症的治当”。

血脉不足之症,任、督、阴阳各 经络不足,或毛发之干枯,发鬓之凋落,或色泽之不润,或相貌之憔悴是也。此等之症,人以为气之衰也,谁知血之竭乎,法当补其血。而血不可骤补也,须缓缓补之。当归一钱,白芍三钱,川芎一钱,熟地四钱,白果五个,何首乌三钱,桑叶七片,水煎服。此汤即四物汤。妙在用白果以引至唇齿,用桑皮以引至皮毛。用何首乌以引至发鬓,则色泽自然生华,而相貌自然发彩矣。此治脉之法,人亦宜知。

一、疏风清热法

病有内外,治各不同。内疾已成,外症若无,不必点之,点之无益,惟以服药内治为主。若外有红丝赤脉,如系初发,不过微邪,邪退之后,又有余邪,点固可消,服药夹攻犹愈。

张公曰∶筋脉之治,予尚有二奇方传世。用当归三钱,芍药一两,熟地二两,柴胡一钱,白术五钱,肉桂一钱,白芥子一钱,水煎服。此方乃肾肝同治之法。筋虽属肝,而滋肝必责之肾。今大补其肾,又加之舒肝之药,而筋有不快然以养者耶。

本法主要是用具有辛凉解表作用的药物组成的方剂,通过疏风散热,解除风热所致眼病的治法。主要用于外感风热眼病。如起病突然,胞睑浮肿,白睛红赤或黑睛起翳,伴有眼痒眼痛,眵泪并作,羞明怕日,眼闭不开等,间或伴有恶寒、发热、头痛、脉浮数等全身症状。

按:眼病的治疗包括内治、外治及内外并治等方法,应根据病变的内外、邪气的轻重而定。正确掌握各种治法,才能使药物直达病所,从而使未病部位与未病脏腑不无辜受到药物的戕伐。

脉治法,当归一两,白芍三钱,生地三钱,麦冬三钱,熟地一两,万年青三分,枸杞子二钱,旱莲草一钱,花椒三分,天冬三钱,水煎服。此方药味俱是补血之品,而又上走于面。久服自然两鬓变黑,容颜润泽矣,可与天师法并传也。

在外感眼病中以外感风热最为多见,故眼科疏风清热法应用范围较广。如风重于热,流泪症状较重,或星翳浮起,可配伍适量的辛温解表药使用,以加强祛风止痛、祛风止泪、祛风退翳之功。间有风邪不挟热而挟寒、挟湿的,证中少见,但不可不注意辨证而灵活变化。

经云:欲无其患,先制其微。盖言疾之初起,即当疗治也。制之之法,岂独药哉。内则清心寡欲[6],外则惜视缄光[7]。盖心清则火息,欲寡则水生,惜视则目不劳,缄光则膏常润。脏腑之疾不起,眼目之患即不生,何目疾之有哉。

华君曰∶无方。乌须我有绝奇之方,世间方甚多,皆不能取效于旦夕。我之奇方,不须十天,保汝重为乌黑。熟地三两,何首乌三两,用生不用熟,用红不用白,用圆不用长,黑芝麻一两,炒,万年青二片,桑叶二两,山药三两,白果三十个,桔梗三钱,各为细末。不可经铁器,为丸。每日早饭后服一两,十日包须乌黑。乃余自立之方,治人亲验者也。

二、祛风散寒法

按:眼病除药物治疗外,还须注意自身保养。本条提出清心、寡欲、惜视、缄光四点。前两点指减少过度的情志变动,后两点指注意视力的保护。这对于预防眼病的发生和促进眼病的恢复均有积极的意义。

岐天师∶加花椒一钱。此方奇绝,华君不畏泄天机耶。

祛风散寒法是用具有辛温解表作用的药物组成的方剂,通过祛风散寒,解除风寒所致眼病的治法。主要用于外感风寒之眼病。如目睛疼痛,羞明流泪,或目睛生翳,伴有鼻流清涕,头痛,恶寒发热,苔薄白,脉浮紧等。

[1]形势:病态。

三、泻火解毒法

[2]内王外霸:内王,指内服药治疗,是属王道。外霸,指手术疗法及一些烈性外用药的劫剂。

本法是用性质寒凉的方药,通过泻火解毒,清除邪毒的治法。主要适用于外感火热之邪,或脏腑积热上攻之眼病。如胞睑红肿如桃、疮疡疖肿、白睛混赤、黑睛溃陷、黄液上冲、瞳神紧小等。常伴有疼痛拒按、羞明怕热、热泪如汤,或眵多粘结等眼部症状及口渴、便秘、舌红、苔黄等全身症状。

[3]常:常规治法。

眼病热证较多,故眼科泻火解毒法为常用之治法。在具体应用时,必须根据脏腑辨证,灵活掌握。如邪传阳明,胞肿赤痛,口渴喜饮,大便秘结之腑实证,则用泻火通腑法;抱轮红赤,黑睛生翳,目珠疼痛,苔黄脉弦之肝火上攻证,则用清泻肝火法等。

[4]劫:强取,劫伐。

本法为寒凉直折之法,容易损伤脾胃阳气,故不能久用,并要根据病情轻重和体质强弱,慎重选药。又因药性寒凉,久用可致气血凝滞,翳障难退,故对黑睛疾病,应用本法必须掌握尺度,以免流弊。届虚火者,则禁用此法。

[5]症的治当:辨证正确,治疗得当。

四、滋阴降火法

[6]寡欲:少贪欲。

本法是用滋养阴液、清降虚火的方药,解除阴虚火旺的证候,从而达到明日效果的治法。主要适用于阴虚火旺的眼病。临床表现多有起病较缓,症状时轻时重,病程长而易反复发作的特点。如目珠干涩、白睛微赤、黑睛星翳乍隐乍现、瞳神干缺、视瞻昏渺等。常伴有头晕、口干、潮热、颧红、心烦失眠、手足心热、舌质红、苔少、脉细数等全身症状。

[7]缄光:缄,闭。缄光,闭目。

本法在具体应用时,尚须进一步辨证,例如黑睛生翳,抱轮微赤,烦躁易怒,属肝经虚火;两眦血脉稀疏,心烦失眠,属心经虚火;白睛淡红,鼻干咽燥,属肺经虚火;瞳神干缺,眼底少量出血,耳鸣腰酸,五心烦热,属肾经虚火等。宜结合脏腑所属,选方用药。

散清补泻

五、祛湿法

目症虽多,不外风热虚实之候,治亦不离散清补泻之法。

本法是用具有祛湿作用的方药,通过祛除湿邪以治疗眼病的方法。适用于湿邪外侵或湿浊内蕴所致的一切眼病。如胞睑水肿、睑弦湿烂、胞内粟疮、白睛污黄、翳如虫蚀、混睛障、云雾移睛、视瞻昏渺等,常兼有头重如裹,口不渴或渴不欲饮、胸闷食少、腹胀便溏、四肢乏力,或咳吐痰涎等,皆可用本法治疗。

按:本条将眼病归纳为风、热、虚、实四大证型,制定出散、清、补、泻四大治则,即风者散之,热者清之,虚者补之,实者泻之,以概括眼病的一般治疗方法。

湿邪侵袭的部位和兼邪各有不同,故所用具体治法也有区别。如风湿犯眼,胞睑湿痒,则用祛风胜湿法;湿热上攻,黑睛溃烂,则用清热祛湿法;痰湿阻络,胞生痰核,则用化湿祛痰法;湿浊上泛,视网膜水肿,则用利水渗湿法等等。

按目病属火,故其理也。病之始起,可以峻用寒凉。或兼七情郁滞,气血停凝,以致热壅而为目病,则当于苦寒剂中,加之以辛温之药而发散之,导滞开郁,则气血风火,岂不从而发散者乎。

湿证眼病比较顽固,祛湿法久用又易耗阴伤津,故要根据病情轻重与患者脏腑阴阳气血的情况而慎重用药。阴虚血少与津液亏损者,尤宜注意。

按:“热壅而为目病”,即火热上壅,郁滞为病,亦即郁火。或因火热久客,或因气郁化火,其证既有热之征,又有郁之象。治法有别于单纯火热证,应于苦寒剂中加少量辛温之品以散之,即《内经》所谓“火郁发之”。《小儿药证直诀》中泻青丸即是代表方剂。在传统眼科方剂中,类似此种配伍者为数亦多。临床上运用此法应注意两点,一是辨证准确,二是掌握剂量的比例,方能免于误用辛温而助火燔燎之变。

六、止血法

治实痛则泄其火,治虚痛则养其气,生其血。泄火不可骤用寒凉,补气不可遽[1]为助长。且眼以气血为主,养血不可损血,补气不可动火。

本法是应用具有止血作用的方药,以中止眼部出血的治法。适用于各种出血症的早期。诸如白睛溢血、血灌瞳神、视网膜出血、脉络膜出血及外伤出血等。根据不同的出血原因,止血的具体治法也有不同。如血热妄行者,宜清热凉血止血;虚火伤络者,宜滋阴凉血止血;气不摄血者,宜益气摄血;眼外伤者,宜祛瘀止血等。

按:目病实痛多因火邪上炎,虚痛多因血不养睛。故本条提出泄火及养气生血的治疗法则。本条告诫:治虚痛时不可忘乎火,补气不能过于温热,防其助邪;治实痛时不可忘乎气血,骤用寒凉则凝血伤气。治疗时,可于补气方中加入少量清润之药以制火,于泻火方中加入少量辛温之品以行散。

上一篇:id="hi-116466">本治法 下一篇:没有了